治安管理处罚法和刑法修改均提上日程专家建议
将治安拘留纳入刑法体系
稿件来源:法制日报
发布时间:2019-08-13 13:53:20

□ 法制日报全?#25945;?#35760;者  蒲晓磊

行政拘留的最长时间是多久?

答案是20天。

?#26696;?#25454;治安管理处罚法规定,对于单项的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处罚,行政拘留最长不超过十五日。有两种以上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,?#30452;?#20915;定,合并执行,最长不超过二十日。?#21271;?#20140;外国语大学法学院教授、博士生导师王文华解释说。

在中国社科院法学所研究员刘仁文看来,将治安拘留交由行政机关裁决,其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行政机关“既当运动员,又当裁判员”,这并?#29615;?#21512;通过公正程序保障人权的宪法精神。因为人身自由不同于财产,一旦发生处罚错误,事后将很难弥补。

专家认为,有必要将治安拘留纳入刑法体系,通过严格的刑事诉讼程序来加以保障。

“近期,立法机关正计划修订治安管理处罚法,并酝酿开展第十一个刑法修正案的工作。为实现两法的?#34892;?#34900;接,建议对治安拘留制度作出相应调整,将其从治安管理处罚法中转到刑法中来,并在此基础上对犯罪与行政违法的范围进行重新划分。”刘仁文说。

剥夺人身自由处罚应纳入司法程序

“将治安拘留纳入刑法体系,学者已呼吁过多次,但都未能实现。如今,治安管理处罚法与刑法的修改?#23478;?#25552;上立法日程,现在将治安拘留制度从治安管理处罚法中转到刑法中来,实现两部法律的衔接,是一个比较好的时机。”王文华说。

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工作报告显示,今年集中力量落实好党中央确定的重大立法事项,其中就包括制定刑法修正案(十一)。此外,国务院2019年立法工作计划显示,治安管理处罚法修订草案今年拟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审议。

事实上,将剥夺人身自由的处罚措施纳入司法程序是国际社会的通行做法。具体而言,国外一般是根据剥夺人身自由期限的长短,将其?#30452;鶚视?#20110;重罪与轻罪,并由法官通过司法程序作出判决。

刘仁文指出,在许多国家和地区的刑罚中,即使剥夺人身自由一天,也是属于自由刑的一种,更不要说像我国的行政拘留可长达15天甚至20天了。由此,国际上已经形成共识,?#30784;?#30417;禁在任何地方?#38469;?#20316;为一?#20013;?#20107;制裁手段加以使用的”。

河北大学政法学院副教授敦宁认为,之所以采取这一做法,?#24247;?#23601;是为了?#34892;?#20445;障人权。刑事诉?#31995;?#35777;明标准高,定罪要求达到排除合理怀疑的程度,需要公开审判,被告人有权聘请律师为其辩护,可以依法上诉,这既是法治社会正当程序的体现,也能最大限度地减少冤错案件?#22836;乐?#25191;法腐败。

与此同时,将治安拘留纳入刑法体系也有利于强化法益(受法律保护的利益)保护。

刘仁文指出,如果习惯于“抓大?#21028; ?必然会导致“由小变大”,这一点已经由犯罪学上的“破窗效应”得到了证明。相反,对于一些?#29616;?#30340;违法行为,如果刑法及时介入,就可以在很大程度上避免严重危害后果的发生。

“例如,‘醉驾入刑’后,因酒后驾驶而导致的交通事故(及伤亡人数)就出现了明显下降。正是基于此,近年来的刑法修正案才将其他一些?#29616;?#30340;行政违法行为进行了犯罪化处理。”刘仁文举例说。

应在多个方面作出制度设计

关于将治安拘留纳入刑法体系的呼声,多年之前就有,但真要做起来,仍然有着不小的?#35759;取?/p>

刘仁文认为,从逻辑上讲,将治安拘留纳入刑法体系,必然意味着对那些有必要?#35270;?#27835;安拘留的违法行为也同时要进行犯罪化处理。但是,如果直接采取这一做法,大?#24247;?#34892;政违法行为会被纳入刑事制裁范围,当前的刑事司法体系能否?#34892;?#25215;受,可能就会成为一个现实问题。

“将治安拘留纳入刑法体系,不仅要修改治安管理处罚法与刑法,还涉及到刑事诉讼法以及配套的一些制度。而且,在?#23548;?#30340;刑事司法执法过程中,还涉及到公检法等部门之间的权力分配问题。”王文华?#27835;?#35828;。

专家认为,实现治安拘留的刑罚化,需要在多个方面作出制度设计。

刘仁文建议,通过提高治安拘留的时间上限,将其合并在拘役刑之内;?#37096;?#32771;虑适当提高合并后拘役刑的刑期下限,以保持相应的刑罚威慑力。同时,以是否有必要?#35270;?#25304;役刑为标准,对当前的行政违法行为进行科学的梳理和评估,将那些?#35270;?#36130;产罚或资格罚仍不足以?#34892;?#24809;治的违法行为进行犯罪化处理。

在刘仁文看来,与现有犯罪属于同一违法类型的行政违法行为,可以合并在一个罪名之内;不属于同一违法类型的,可以设置为法定最高刑是拘役的轻罪或微罪(刑期可有所区别),类似于“危险驾驶罪?#34987;頡?#20351;用虚假身份证件、盗用身份证件罪”?#21462;?/p>

敦宁建议,对由此而形成的轻罪或微罪,除配置拘役刑外,一般还应配置管制、社区服务、单处罚金?#30830;?#30417;禁刑,以便根据不同的情节表现来相应替代短期监禁刑的?#35270;謾?/p>

刑法应明确划?#31181;?#32618;与轻罪

将治安拘留纳入刑法体系后,相关的轻?#22836;?#32618;数量一定会大幅增加,这就面临着一个最重要的问题——如何定罪?

刘仁文认为,将治安拘留纳入刑法体系,必然会导致犯罪圈的扩大,在这种情况下,应当对全部犯罪进行轻重分层,并在司法程序和刑罚?#35270;?#19978;予以区别?#28304;?/p>

?#28304;?王文华非常认可,他举例说,现实中,经常会遇到这样的情形——行为人在犯罪以后,其本人及其?#36164;?#34429;手拿刑法文本,却还在不断向司法人员、律师打听,“这个罪重不重啊?能判?#25913;?会不会判死刑啊?”

“试想,如果刑法有明确的重罪、轻罪区分,每个具体的犯罪在刑法条文中已经注明了是重罪?#25925;?#36731;罪,这样的疑问自然就会少了很多。”王文华说。

王文华认为,由于重罪与轻罪的分界线也就是重罪的“起点线”,分界线?#38477;?刑法就越严厉,因此,分界线的划?#31181;?#20851;重要。

王文华指出,重罪与轻罪的分界线不宜定得过低,否则不适合我国重罪、轻罪划分的?#24247;?#19982;性质。同时,分界线也不宜定得太高,否则将无法起到对重罪的区别?#28304;?#20197;及在各项实体法、程序法制度上“重罪重处”的作用,失去重罪与轻罪划分的意义,也有悖于“宽严相济”刑事政策的要求。

重罪与轻罪的分界线,如?#20301;?#20998;最为合适?

王文华认为,我国刑法的重罪与轻罪的分界线以3年有期徒刑为宜,3年以上有期徒刑的犯罪为重罪,其他犯罪则为轻罪。

“我?#20146;?#24847;到,刑法总则一些条款,是以3年为界限进行考虑。同时,纵观刑法分则所有罪名可以发现,严重刑事犯罪的量刑起点一般?#38469;?年,很大程度上说明了立法对犯罪轻重程度的区分倾向。因此,以3年作为重罪与轻罪的分界线,兼顾了总则与分则的罪、刑结构体系,有其现实基础,在刑事立法、司法两方面都具有较?#24247;?#21487;接受性。”王文华说。

刘仁文同样认为,将3年作为重罪与轻罪的分界线,较为合理。

“法定最高刑在3年有期徒刑以上的可划为重罪,法定最高刑为3年以下有期徒刑的可划为轻罪,法定最高刑为拘役的可划为微罪。重罪?#35270;?#20005;格的司法程序,轻罪或微罪?#35270;?#31616;易的司法程序。特别是对于微罪,除现有的简易程序和速裁程序外,还可考?#19988;?#20837;国外的刑事处罚令程序,以?#34892;?#25552;升司法效率。”刘仁文说。

敦宁同时建议,对于轻罪或微罪,应当以?#35270;?#38750;监禁刑为主,以?#35270;?#30417;禁刑为辅。通过快速简易程序和轻缓处罚治理大量轻微犯罪,而将有限资源集中处理少数严重犯罪,这是合理分配刑事司法资源的基本要求。

(责任编辑:金燕)
相关文章
 
鹿岛鹿角VS名古屋鲸八比分
博凯娱乐正规吗 加拿大28开奖计划软件 北京时时官网 斗地主单机版免费 三分pk拾单期计划 五星国际娱乐 牌九怎么分大小 时时彩宝宝计划软件 福彩快三骗局大小单双 百赢棋牌 北京pk10软件 娱乐平台注册入口 pt平台 黑马人工计划靠谱吗 金花群 北京pk10免费计划软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