政德?#23548;?9他性情坦诚无隐,建言献策出于本心,所以既因直谏而受帝王嘉许,也因率直而遭同僚诬陷。仕途曲折轮回,变的是对官场的观感体悟,不变的是内心的诚挚如初。
陈官俊:坦白诚朴,表里如一
稿件来源:大众日报
发布时间:2019-07-15 16:37:50

陈官俊所用毛笔和印章    鲍青 摄

陈官俊画像

□ 大众日报记者 鲍青

大众日报通讯员 王伟应

潍坊的6月,酷暑已经来临,热浪弥漫在空气中。

?#24247;?#36825;个夏阳高照、蛙语蝉鸣的时节,潍城区赫家村的村民?#23478;?#30475;看村北的土丘。这是一块隆起的高大土丘:其上草木丰茂,枝叶在夏风中沙沙作响;其下小路蜿蜒,曲径通向不远的前方。

年华流转,往事?#26420;?岁月让一切都回归平淡。村民陈义海介绍,这座平凡的土丘有着一段不平凡的过往,它附近曾是晚清道光年间重臣、协办大学?#20426;?#21519;部尚书陈官俊的墓地。

陈官俊在赫家村是妇孺皆知的人物。?#28595;?#26159;我们家族的荣耀。他的官德政声,以及其子陈介祺的学术成就,?#38469;?#20540;得我们永?#37117;?#24565;的。?#32972;率?#21518;人陈发田说。

?#26696;?#22823;案心胆寒

乾隆四十六年(公元1781年),陈官俊生于赫家村。“他降生的当年,对清廷来说是极不平凡的一年。当时清朝官场风声鹤唳,笼罩在清代第一大案——?#20181;?#20882;赈案的腥风血雨里。”陈义海说。

这一年,对于年过古稀的乾隆帝来说,绝不是个称心如意的好年头。

首先是?#29615;?#23553;来自?#20181;?#21069;线的奏报,让乾隆帝满腹狐疑。

前往?#20181;?#24179;叛的大臣阿桂等人一再奏称:大军?#28304;?#36827;入?#20181;?#22659;内,连日大雨瓢泼道路泥泞,?#29575;?#20891;卒行进缓慢。

阿桂奏报与?#20181;?#23448;员此前的反馈大相径庭,这引起了乾隆帝的疑心。此前连续七年之久,?#20181;?#23448;员一再禀奏:陇地连年干旱少雨,田间麦苗焦枯,地瘠民贫,灾民乏?#22330;?#20026;?#23681;?#27982;?#20181;?#30334;姓,乾隆帝同意?#20181;?#23448;员?#29992;?#38388;?#25216;?#35910;麦谷粮的建议。对捐纳?#29976;车?#30334;姓,官府给予他们监生资格。

然而,所谓?#20181;唷?#25424;监”,只是时任?#20181;?#24067;政使王亶望一手炮制的?#26696;?#20043;道而已。

乾隆帝心思缜密,他三令五申要求只允许收取?#29976;??#20048;?#24330;政产生。但?#20181;?#23448;员仍然擅自违反规定,将应该收取的“本色粮米”偷换成“折色银?#20581;薄?#25353;照朝廷规定,要获得监生资质,需缴纳豆粮43石。王亶望将其折算成白银47两,此外又另?#24433;?#20844;和杂费8两,按照55两标?#38469;?#21462;。

按照事后案件调查:七年时间里,?#20181;?#20849;奏报?#25216;?#35910;粮合计1100多万石。按照王亶望制定的折算标准,?#20181;?#22823;小官员共获得约1400万两白银的巨额收入。

如此海量资金,除极少数用于赈灾外,绝大多数?#22025;?#36138;官污吏私分自肥。?#20181;?#20840;省串通一气,他?#21069;?#29031;王亶望的意图,将每年谎报的灾情分配到各县。因为形成利益共同体,?#20181;?#20882;赈?#20013;?#19971;年,朝廷却一无所知。

面对?#20181;?#36830;年奏报的捐监成绩,乾隆帝也曾有过疑虑:?#20181;?#19968;贯贫瘠,缘何能有如此多?#21496;?#30417;?为了探求事实真相,他派遣素?#23567;?#34945;青天”美名的刑部尚书袁守侗前往兰州开仓查粮。

袁守侗出身山东官绅大族,家族财富不可胜计,自然对行贿受贿嗤之以鼻。他的清廉和勤勉,使朝廷相信他?#24515;?#21147;弄清?#20181;?#25424;监真相。袁守侗以钦差大臣身份前往?#20181;?盘查?#29976;?#23384;储情况。经过“逐一签量,按策核对”,他得出“俱系实贮在仓,并无短缺”的结论。乾隆帝的疑虑被打消了。

其实,袁守侗是被?#20181;?#23448;员“偷天换日”之?#27900;?#34109;了双眼。

袁守侗只是抽样“签?#20426;?测量面积仅有方圆数尺,没看到仓库全貌。而且?#20181;?#23448;员串通起来做了手脚:应?#37117;?#26597;的仓库,是用掺和糠土的木板一层层摞起,只在最上面铺放少许?#29976;场?#21363;便是这些许?#29976;?也是从别的州县腾挪来的,真的“监粮”其实一粒也没?#23567;?/p>

直到阿桂、和珅率军入陇,震惊天下的冒赈案才被揭开面纱。

乾隆帝愤怒到了极点,他咬牙切齿地说:?#26696;仕?#27492;案,上下勾通,侵帑剥民,盈千累万,为从来未有之奇贪异事。案内各犯,俱属法无可贷。?#24330;?#32456;案件波及数省,百余名官员涉案,近六十人被杀,全国震动。

?#20181;?#20882;赈案的余波,震撼了潍城的读书人。接下来的几年里,人们频繁提及,慨叹不已。陈官俊入私塾开蒙后,塾师也常?#28304;?#26696;感叹官场日非、官员贪婪。陈官俊对降生当年的大事铭记在心,并时刻提醒自己?#26696;?#23475;人害己。

“命运的冥冥契合,让陈官俊自幼对?#26696;?#28145;恶痛绝,立志毕生清廉为官。”陈发田说。

更令?#21496;镜那?#21512;,还在等着陈官俊……

同年?#32531;?#21463;震撼

陈官俊自幼聪颖,很快就展露?#29615;?#30340;才能。嘉庆十三年(公元1808年),27岁的他北上赴京参?#27704;?#37096;春闱会试。

赴京的山东举子中,有两位同龄的应试者:36岁的枣庄举子王鼎铭、即墨举子李?#20849;?#20004;人都不是第一次赴京应试,如今年近四旬更是摩拳擦掌,誓要在科场有所斩获。他们之后的人生选择,将给陈官俊带来深远影响。

王鼎铭性情刚毅,急人所急,济人以困,是个外向慷慨的人。李?#20849;?#24615;格则完全相反,他为人沉稳,缄默寡言,不?#26420;?#20154;交际。李?#20849;?#26089;年一心扑在读书上,甚至到了“人罕睹其面”的地?#20581;?/p>

陈官俊和王鼎铭一见如故,相谈甚欢,互有照应。而对落落寡合的李?#20849;?陈官俊只知其名而没有什么来往。

命运有时会开残酷的玩笑,?#28304;?#38472;官俊深有感悟。他刚到京师,就?#25442;?#24694;疾,被?#20219;圆?#22312;?#30149;?/p>

眼看应试日子临近,如果身体无法痊愈,肯定错过这科会试。陈官俊要想再度赴考,就要到三年之后。

对志在金榜题名的读书人来说,三年光阴实在等不了、耗不起。

关键时刻,无私的王鼎铭拯救了心急如焚的陈官俊。他主动放弃诗书温习,帮陈官俊延医治病,?#25925;?#20505;在旁,悉心照料。会试之前,陈官俊终于痊愈下?#30149;?#20182;和王鼎铭一道参加会试,最终高中殿?#36828;?#30002;第二名。而王鼎铭则再度铩羽而归,遗憾落榜。李?#20849;?#21017;?#26082;?#19977;甲同进士,得了一个?#31995;?#30340;名次。

对王鼎铭的恩情,陈官俊心怀感激和愧疚。他深知王鼎铭良?#26222;?#30452;,性情刚毅,不适合复杂的京城官场,却适合为一方百姓造福。后来陈官俊宦海浮沉,仍不忘举荐王鼎铭赴任地方。王鼎铭不负陈官俊期望,他赴任湖南新田知县,不要?#38054;?#25490;场,不穿官服,不抬轿,不吆喝,平民?#23478;?步行前往。他微服入城,宿城隍庙,设?#32435;?#22363;,要为一方好官。王鼎铭清廉俭朴,为民兴利,终成一代循吏。

不相熟的李?#20849;?却以自己的死深深震撼了陈官俊的心灵。

李?#20849;?#20013;第后,以即用知县分发江苏抚署候缺。当时正好山阳(现江苏淮安)遭洪灾,他便被派往那里负责查赈。

李?#20849;?#22240;埋头诗书,接触社会较少,性格较为理想化,可谓嫉恶如仇。到任后,他查到山阳知县王伸汉借放赈之机贪赃枉法、克扣赈银,就欲上报查处。王伸汉知道后大为惊恐,先是设宴殷勤相待,各?#21482;?#35328;巧语,试?#38469;章?但李?#20849;弥?#19981;理,拂袖而去,斥责他“为官之道贵在清廉,攫取饥民之口食,非民之父母所为”。李?#20849;?#20934;?#24863;?#22863;本,?#27745;乐?#21439;王伸汉。

王伸汉见?#31456;?#19981;成,便铤而走险,设法买通李?#20849;?#20166;人在其茶水中下毒。李?#20849;?#20808;是腹痛吐血,后被仆人用?#30475;?#21202;死,然后伪造自缢身亡现场。王伸汉?#33268;?#36890;淮安知府王毂,以自杀草草结案。

李?#20849;?#26080;缘无?#37322;?#28982;自杀,令家属极难接受。其妻在丈夫遗物中发现血衣和禀帖残稿,顿时对李?#20849;?#20043;死起了疑心。经过开棺验尸,李?#20849;?#20013;毒而亡真相大白天?#38534;?#26446;?#20849;?#21460;父李泰清立即赴京城向都察院提出控告。

案情很快真相大白,嘉庆帝得知事情原委,极受震动。他亲自批示,将谋害李?#20849;?#30340;贪官、刁吏、恶仆等从重惩处,两江总?#25945;?#20445;、江苏巡抚汪日章被革职流放,?#20849;?#22788;了其他涉案的官吏和9名查赈大员,李?#20849;?#20900;案终得?#34578;?/p>

李?#20849;?#20043;死,让陈官俊极受震?#22330;?#22312;给友人的信件中,他对这位同年的遭遇深感惋惜,对他的品性深表钦佩。

陈官俊日后为官,谨慎廉洁,始终把清廉作为操守标准。

阻查陋规称诤臣

嘉庆中期,沉?#39057;?#34928;颓气息笼罩在朝廷上空。当时人口增长大大超过耕地增加速度,人地矛盾突出,许多百姓连温饱都成?#22235;?#39064;。

但对绝大多数传统官员来说,此时还算得上“大体无事”的太平时代。陈官俊初入宦途,还保留着文人气息,时常在书斋文海徜徉,尽情挥洒着才思。

入仕第二年,陈官俊就入选全唐文馆,参加文章总集《全唐文》的编纂。此时资历尚?#36710;?#20182;,得以结识曹振镛、阮元、孙玉庭、孙星衍等一众名臣。陈官俊扎实的才学,兢兢业业的工作,很快在文馆中脱颖而出,得到重臣赏识、帝王关注。

嘉庆二十一年六月,陈官俊入直上书房,参与?#39318;?#32463;书学习。三个月后,又任日讲起?#24188;?#23448;。到嘉庆帝晚年,39岁的陈官俊升任右春坊庶子,并出任山西学政。

道光元年(公元1821年),刚登基的道光帝雄心勃勃,想要?#29615;?#22823;作为。他接受户部尚书英和疏奏,要求各省对所有官场陋规一一查明。

当时英?#22270;?#21382;朝相沿陋规越来越严重,几乎成为不成文的规矩,如“节寿礼、程仪、门生礼”等名目多如牛毛。官吏借此敲诈贪污,百姓横遭压榨剥削。于是他建议:将各省陋规逐一查清,?#30452;?#24212;存或者应当革除,规定下来加以限制。

道光帝?#28304;?#35758;深表赞同,立即下诏清查陋规。诏书中说:“聚?#25165;贪?#20043;风日甚一日,而民间之储藏概耗于官司之朘削,因此民生困极。与其私取,不如明给。”

道光帝?#35895;?#20026;:“(陋规)虽然明令禁止,照样巧取豪夺。上司借此恐吓属员,小民为此控告官吏。不如明立章程,加以限制。”只是各省具体情形不同,道光帝要求各地督抚将所属地区陋规逐一清查,应存者存,应革者?#38121;?#27492;后再有?#21387;?#32773;,一经查出,?#21019;?#37325;治?#38121;?/p>

道光帝清查陋规,是涉及全国吏治整饬、颓风扭转的重要举措。为了表明自?#26680;?#26032;吏治的决心,他再次下诏:“外省地方官浮收勒折,苛敛民财,总以俸廉?#29615;?#21150;公为借口。朕抚恤黎元,岂能?#24357;?#19981;问!”他严厉要求督抚大吏“不要苟且塞责,或畏难?#26399;?听任掩耳盗铃”。

新帝的态度坚决,逢迎拍马者自然趋之若鹜。但陈官俊经过理性?#27835;?认为此事断不?#23578;小?/p>

旁人劝陈官俊莫要贸然上疏。他却立即奏疏朝廷,认为?#26696;?#22320;陋规皆出于百姓。地方官未敢公然?#20102;?#32773;,恐?#24459;?#38754;知道而治以?#38121;?#22914;今若明定章程,即为例所应得,势必明?#31354;?#32966;,额外多取,虽有?#29616;?不能禁?#21360;薄?#38472;官俊担心陋规一旦固定,官员?#36138;?#23558;变本?#27704;?因而坚决反对陋规合法化。

一石激起千层浪。在陈官俊首先?#29486;?#30340;引领下,一些朝廷重臣和地方督抚奏疏也陆续递到朝廷。礼部尚书汪廷珍、吏部侍郎汤?#26446;取?#30452;隶总督方受畴、两江总督孙玉庭?#32676;?#22863;请停止清查陋规。

在群臣接二连三的谏阻下,道光帝终于意识到清查陋规的隐患和危害。他迅速收回成命,并严厉?#20826;?#20102;相关官员。

陈官俊作为上疏谏阻第一人,深得道光帝的眷注和称许:“?#39029;?#26377;诤臣,连章入告,朕不胜欣?#24357;?#33267;,陈官俊交部议叙。”道光帝在诏书中大力褒奖,称其为“诤臣”。

道光帝决定交付陈官俊一项“秘密使命”。这项特殊使命,让陈官俊深?#24615;?#20219;重大,也让他罹受牢狱之灾。

横遭构陷心?#25442;?/p>

一个寻常的日间,道光帝在上书房单?#21202;?#35265;了陈官俊。除了对他直谏的褒奖,道光帝更赐他密旨,嘱托他“留心察访山西官吏?#22836;瘛?#25919;治得失,直至内廷”。

陈官俊性情坦白诚朴,觉得?#28909;?#25509;受皇帝命令,就一定要尽职尽责完成。但作为一名主管教育的学政,秘密查访山西吏治面临诸多不便。眼见查访任务迟迟没有进展,陈官俊内心焦虑万分。因为实在没有办法,他开?#23241;?#38376;拜访一些关?#21040;?#22909;的晋官,旁?#35980;?#20987;询问山西吏治问题。

一个阴狠的目光,躲在暗处?#37027;?#35266;察陈官俊的一举一动。

目光的背后是山西巡抚成格。有人向他报告,学政陈官俊暗中秘密调查山西吏治。心中有鬼的成格惶恐陈官俊照实奏报,影响自己的仕途,迅速酝酿了一个报复计划。

成格令人四处搜集陈官俊的“黑材料”,静静等待着时机的来临。如果陈官俊在任山西学政,自己一旦弹劾,朝廷必然派人前来调查对质。只有等到陈官俊离任,才能没有后顾之忧。

不久,机会来了。陈官俊升任从四品?#25830;?#38498;?#25506;?#23398;士,奉命回京任职。

黑暗深夜,烛光摇曳。成格决定出手,他自信?#25442;?#21363;?#27801;?#24213;击倒陈官俊。

很快,道光帝就收到了来自山西的弹劾奏章。成格列举了陈官俊在山西“责罚家仆、途中纳妾、钻营受贿、干预地方公事”等一系列不法行径。

地方巡抚的弹劾奏章自然得到高度重视。军机处立即传讯陈官俊详加询问此事。陈官俊内心坦诚,对在嘉庆朝发生的责仆和纳妾两事立即?#33125;?但对借查访吏治敛财自肥坚决否?#31232;?/p>

道光帝觉得此中或?#24515;?#24773;。他?#32676;?#22235;?#20255;?#24067;?#22303;?要求相关部门予以严查。他还让赴京途中的陕?#39318;?#30563;长龄立即赶赴山西调查此事来龙去脉。经过长龄的调查,发现成格参奏陈官俊各条均无实据,乃道听途说?#21019;?#32780;成,“成格惟有伏地叩头,声称奏事不实”。

道光帝接到长龄奏报后,既愤怒于成格的诬告,也不满陈官俊泄露查访吏治密令。他决定对两人各打五十大板,措辞严厉地表示:“成格不胜巡抚之任,著即来京,以六部主事降补。陈官俊躁妄?#30452;?不知慎密,实属?#25022;?著退出上书房,以编修降补。”

也许担忧这样的处理让双方不满,道光帝?#25370;?#21475;婆心地表态:“嗣后各省督抚,断不可因成格参奏学政获谴,即有不公不法之学政,亦不肯据实参奏。各省学政,亦不可因陈官俊言事不密获咎,明知本省利弊,亦皆缄默不言。”

陈官俊因急于查访吏治而不慎泄密,虽出于无心,遭到的惩治却很严厉。降为?#25830;衷罕?#20462;,14年的宦途又回到了原点。

仕途遭此挫折,陈官俊也曾有过一段时间的?#35855;ァ?#20294;他本?#28304;?#26420;,很快就对当下境遇看得淡然。道光二年,他充任顺天乡试同考官,后历任各职,于道光九年升任从四品的国子监祭酒。

五十岁的陈官俊,又回到了被?#27745;?#21069;的品级上。命运的轮回,令他感慨万千,遂特意作《箴言》表露心迹。其曰:“尔亦我,我亦尔。心观心,无彼此。且静坐,?#19968;断病?#23398;吃亏,学知止。受中嗔,苦中?#39304;?#30475;得空,作得实……”

以文观之,纯良淡然的性情没有变。

急上《以守为战疏》

古人云,祸福相?#23567;?#38472;官俊“心态一变天地宽”,?#28304;?#30475;淡了仕途进退,反而步入了晋升的快车道。

也许是道光帝自觉此前处理对陈官俊不公,日后又愈发欣赏陈官俊的笃实和坦诚。所以道光十四年,陈官俊升?#25991;?#38401;学士,并兼礼部侍郎,成为正二品的朝廷大员。此后他历任礼部、户部、工部重职。道光十九年,陈官俊升任工部尚书,并获得紫禁城骑马的殊荣。

后来,陈官俊虽又因口风不严牵涉庆玉案,却得到了道光帝一定程度的谅解。所以虽然被革职?#23548;?却很快?#30452;换?#24093;提拔,再度出任六部尚书。

鸦片战争爆发后,前线战事虽然一再败北,但官员却竞相向道光帝谎称胜利。看到朝堂笼罩在虚幻的胜利氛围中,陈官俊上著名的《以守为战疏》。奏疏中,他批评朝廷弥漫的盲目乐观情绪,警告应提高危机感?#36884;?#24789;心。他还建议前线官兵不要一味出击,而是坚守不战以逸待劳,靠消耗战?#21019;?#36133;英军。事实证明,这也许是腐化衰落的清军对抗近代化装备英军的最好办法。但在不切?#23548;?#30340;乐观氛围里,他的建议根?#38236;?#19981;到任何重视。

道光二十三年,中英《南京条约》签订?#25991;?陈官俊署理兵部尚书,负责全国军队的整顿。但不久,因为同僚的排挤,他?#20540;?#20219;礼部兼署理工部尚书。?#25991;?#21313;一月,道光帝擢升陈官俊为协办大学士,并调任为吏部尚书,掌管全国官吏任免、考课、升降、调动、封勋等事务,成为中央六部尚书之首。

道光二十六年,道光帝率群臣拜谒嘉庆帝的西陵。临行之前,他特命陈官俊留京办事,负责朝廷大事。

道光二十九年七月,陈官俊?#29615;⑻导?#31163;?#39304;?#37325;病中的道光帝获知后,极为哀伤。他立即下发?#22303;?对陈官俊予以表彰:“协办大学?#20426;?#21519;部尚书陈官俊性情直爽,表里如一,学问贯通,慎勤供职……心地坦白,诚朴可嘉,日加委任……特命以吏部尚书、协办大学士,奉职弥勤,正资倚畀。兹以?#23548;测?#21457;,顷刻溘逝,遗章披览,?#32943;?#33391;深……”道光帝赐陈官俊祭葬,赐谥号“文悫”(诚?#21040;?#24910;之意),追赠太子太保,并入祀?#22303;检簟?/p>

清代?#22303;检?#26159;祭祀王公大?#23478;?#21450;有功国家者的专祠,在陈官俊之前,以协办大学士入祠的汉臣只有汪廷珍一人,足见道光帝对他的肯定和认同。

(责任编辑:杨奕)
相关文章
 
鹿岛鹿角VS名古屋鲸八比分
注册送38.币的捕鱼 北京pk10全天一期计划 朝鲜十大最牛 mg电子官方网站 手机赌博大小单双技巧 手机版二八杠游戏下载 极速彩票官方网站登录 大赢家足球比分直播 哪个app可以投注亚盘 开户送38体验金不限id的平台 澳門足球彩票投注公司 重庆欢乐生肖玩法技巧 新疆时时预测分析 pk10赛车软件开奖预测 三牛娱乐平台测试 比分网dota2